首页 > 教育 > 基础教育 > 正文

“母女”情深!4岁女孩喊外婆“妈妈”

核心提示: “我是来接女儿的。”笑着答应完,她自己都觉得有些尴尬,“你说是孩子妈妈呢,感觉年纪好像又大了点。”问急了,她也会解释,“国家二胎政策都放开了,所以又生了一个”。

你是外婆,还是奶奶呢?曹复容已记不起,到底是第几次回答这个问题。

“我是来接女儿的。”笑着答应完,她自己都觉得有些尴尬,“你说是孩子妈妈呢,感觉年纪好像又大了点。”问急了,她也会解释,“国家二胎政策都放开了,所以又生了一个”。

幼儿园门口,4岁的小心雨(化名)趴在曹复容肩上撒娇:“妈妈,我要亲亲。”在血缘关系上,曹复容其实是小心雨的外婆;但在称呼上,小心雨已公开喊外婆为“妈妈”一年多。

(1/10)

“母女”情深

“妈妈,你再抱抱我嘛,我脚都走软了”

12月18日下午,天空略显阴沉,攀枝花实验幼儿园门口,曹复容默默站在人群中,看起来比45岁的实际年龄要老一些。

放学时间到,幼儿园大门打开,4岁的小心雨一个箭步跑到曹复容跟前喊道:“妈妈,我要抱抱。”曹复容伸出双臂,将小心雨抱在怀中。面对熟悉的小伙伴,小心雨也会向同学介绍:“这是我妈妈。”

从学校回家的路,只有10余分钟,要经过多个阶梯。每到一个阶梯处,小心雨总会撒娇:“妈妈,你再抱抱我嘛,我脚都走软了。”曹复容习惯、也享受这样的撒娇,她顺手把孩子抱在肩上,听小心雨说“谢谢”,然后回答“不客气”。这些礼貌用语,是她教孩子的。

(2/10)

4岁的小心雨体重28斤,抱着她走数十步阶梯,难免觉得累,但曹复容仍想多抱抱孩子。“世界上最温暖的是妈妈的怀抱,最柔软的是妈妈的心。”曹复容说,她已经失去一个心爱的女儿,不想再失去小心雨这个“女儿”,“想给孩子最好的母爱”。

在邻居们眼里,小心雨是他们羡慕的“别人家的孩子”:可爱、乖巧、懂事,对人很有礼貌,还有一个疼爱她的“妈妈”。但这个让人喜欢的孩子,却过早遭受了变故和磨难。

(3/10)

父母离世

女儿出车祸身亡 女婿又患上肺癌去世

“如果女儿女婿还在世,我们可能也不会从农村搬到城里。”今年9月,曹复容在幼儿园附近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,方便外孙女读书。“房子是一个朋友的,一个月房租500元,比同地段的房子便宜一半。”不过,这套房子光线不好,白天也需要开灯。

曹复容从柜子里拿出一叠女儿女婿的照片,“这是他们的婚纱照,这是心雨爸爸生病时的照片”。这原本是一个幸福的家庭。曹复容是攀枝花盐边县箐河傈僳族乡人,与丈夫周昌品都是农民,婚后育有两个女儿。2012年,大女儿周忠洋在攀枝花打工期间,与内江隆昌籍小伙刘光彬相爱结婚。“女婿很孝顺,工作也很肯干,比女儿大几岁。”2013年底,周忠洋的女儿心雨出生,曹复容刚四十岁出头就当上了外婆,“家里经济条件不好,但是一家人过得很幸福”。

(4/10)

2015年1月30日,还有不到二十天就是春节,周忠洋打算给1岁2个月的女儿心雨断母乳,决定和朋友去不远的会理县玩几天。殊不知,竟成永别。

一天后的深夜,陌生电话将睡熟的曹复容惊醒。电话那头,对方称周忠洋出车祸去世,曹复容差点晕过去。原来,女儿和朋友乘坐一辆“黑车”,不幸撞上路边的护栏,女儿和司机当场身亡,“那车没买保险,司机家里也穷,没有赔付”。

22岁的女儿离世后,曹复容还未从悲伤的气氛中走出,2016年,女婿刘光彬又查出身患肺癌。悲伤、绝望、无助的阴影笼罩着整个家庭。

2017年春节后,女婿在老家内江的医院治疗,病情恶化。曹复容记得,2月27日晚,女婿给她打来最后一通电话,说想女儿心雨了,“我给他说,周末就带着孩子去内江”。可是,刘光彬没有见到女儿最后一面,便撒手人寰。

(5/10)

“角色”转变

“爸爸妈妈都天上去了,我要喊你妈妈”

由于男方父母年事已高,体弱多病,女婿离世后,外婆曹复容和外公周昌品便成为小心雨的监护人。

女儿周忠洋初中都没读毕业,在世时,她经常在曹复容耳边念叨:“要给孩子最好的教育,要上最好的学校。”为完成女儿的遗愿,曹复容举家从农村来到城里。

今年9月,曹复容带着外孙女来到攀枝花市实验幼儿园,希望外孙女能在这里入学。“孩子的户口不在这边,按照规定是不能录取的。”攀枝花市实验幼儿园党总支副书记马国志介绍,园方知道孩子的家庭情况后,开辟了绿色通道,让小心雨顺利就读。

(6/10)

之前,小心雨一直叫曹复容外婆,第一次叫她妈妈,是去年9月。当时,她带着心雨出门耍,“两个小女孩给心雨打招呼,指着旁边坐着的人介绍,这就是她们的妈妈”。

小心雨随后的举动,让曹复容很意外。孩子指着一旁的外婆,向同伴介绍:“我的妈妈在这儿。”听见外孙女这样称呼,曹复容奇怪、感动、悲伤齐齐涌上心来……她连忙转过身去,不想让外孙女看见脸上的泪水。

“小孩子都有自尊心,也很好面子,这样说也是想证明,你有妈妈,我也有妈妈。”曹复容猜想。不过,她不愿意问外孙女真实的原因,怕给孩子造成心理伤害。

今年4月,小心雨突然晕过去,曹复容吓得不轻,连忙将孩子送到攀枝花中心医院检查,结果“医生说孩子一切正常”。回家后,小心雨突然对曹复容说:“外婆,我不叫你外婆了,我想叫你妈妈。爸爸妈妈都天上去了,我要喊你妈妈,喊外公要喊爸爸,可不可以?”曹复容一听,眼里泛起泪花,忙说可以,“宝贝儿,你喜欢怎么喊,就怎么喊”。

(7/10)

消息传出,很多亲戚朋友并不赞成,认为这样“乱了辈分”。但在曹复容看来,就是一个称呼,不用太在意别人的看法。从此,小心雨一直喊外婆外公“妈妈爸爸”,至今未改口。

“亲生女儿”

小学没毕业,专门买书每天换花样做早餐

时间一天天过去,曹复容明显感到,“心雨把我当成了妈妈,我也把心雨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”。

每天早上6点,曹复容就要早起给小心雨做早餐。她的体重和身高都不达标,曹复容担心是营养不良造成的。小学没毕业的她,专门买关于儿童早餐的书籍,每天换花样做早餐:胡萝卜稀饭、南瓜稀饭、牛奶鸡蛋……

(8/10)

曹复容的二女儿周丽在德阳读职校,还未毕业。对于母亲的做法,周丽也支持,只是觉得母亲太辛苦了。为供养4岁的小心雨和18岁的周丽上学,曹复容做保姆,丈夫周昌品则在城里做小工。

周昌品肤色黝黑、身材瘦小,这段时间,他在攀枝花一个工地干活,一天有100余元工资。交通不便,加之上班早、下班晚,他很少回家住。虽然与小心雨同在一座城,他也有半个月没见到外孙女了。

每天早上,曹复容将小心雨送到幼儿园后,就赶公交去雇主家带孩子、做饭。这份工作是一位熟悉的朋友介绍的,每天80元,做一天算一天。雇主知道她的情况,工作相对灵活自由,下午4点就可以下班。

每天下班后,曹复容又匆匆赶往幼儿园,将小心雨接回家,做饭、讲故事、读书。自从小心雨上幼儿园后,曹复容说起了普通话,现在学校教学都用普通话,“家长也应该说普通话”。不过,她又自嘲是“川普”,自己都觉得好笑。

几天前,幼儿园老师打来电话,说元旦节要搞亲子活动,征求家长意见,是否要和孩子一起表演亲子操。曹复容当即答应,“我要参加,孩子的事情我必须要参加”。

多方援手

女儿女婿留下一套按揭房 准备让孩子继承

在幼儿园老师严老师眼里,小心雨平时乐观,语言表达能力、习惯行为都很好,而且绘画有天赋。“起初,我们以为她们真的是母女关系,后来到班上之后,才知道她们是祖孙,大家都很感动。”

(9/10)

攀枝花市实验幼儿园党总支副书记马国志介绍,考虑到小心雨家里的特殊情况,12月5日国际志愿者服务日,学校的教职工为她进行爱心募捐。与此同时,小心雨班上的家长也自愿为她捐款。另外,学校针对困难学生,还有救助基金,小心雨每学期可以享受1000元。 曹复容老家所在的村,去年给小心雨申请了孤儿救助基金。现在小心雨每月都会领到民政部门800元的孤儿救助基金,发放到孩子18岁。

曹复容也很感激,但对于未来, 曹复容表示压力有些大,虽然夫妻俩现在能挣三四千元工资,但每月一家人开销不小。小心雨出生后,女儿女婿生前在攀枝花按揭了一套房子,现在曹复容一家每月要还1600元房贷。她也打算办理相关手续,让心雨继承父母的房产。

(10/10)

最近一段时间,小心雨喜欢在家里玩橡皮泥,用小手捏小丸。有一次,她捧起一颗颗小丸,对曹复容说:“我捏的都是药丸,如果爸爸妈妈吃了,就不会死了。”孩子的话,又一次让曹复容几近落泪。小心雨赶紧拿起纸巾给“妈妈”擦拭。“没有刻意回避死亡,其实孩子也知道父母已经离世。”但是,曹复容经常对孩子说,“爸爸妈妈都到天上去了,他们都很爱你,只是换了个地方爱你”。

“世上只有妈妈好,有妈的孩子像块宝。”这首《世上只有妈妈好》是曹复容教的,很多小伙伴觉得已经有点过时了,但小心雨每天上学放学路上,都会唱几遍。

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 江龙 摄影报道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激动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相关阅读
责任编辑:实习生马原欣

联系电话:029-89321981 新闻热线:029-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:029-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:news@ishaanxi.com 客服QQ:599151050

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国新网 6112016001 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 ishaanx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陕ICP备05003022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