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教育 > 职业教育 > 正文

在公司总是吃亏的我工资却成百倍地增长

核心提示: 1996年7月,我从某非著名建筑类学校毕业(因这学校不出名,且后来被合并,所以校名不提也罢)。毕业即失业,因为从那年起,国家不包分配工作。

陕西网

1996年7月,我从某非著名建筑类学校毕业(因这学校不出名,且后来被合并,所以校名不提也罢)。毕业即失业,因为从那年起,国家不包分配工作。

那时候,毕业分配工作、端铁饭碗的意识还很浓,我们全家人勒紧裤腰带培养出个没工作的人,这是父母不能接受的结果。于是他们四处想办法,希望能解决我的工作问题。我实在不忍心看父母徒劳地挣扎,便决定自谋生路,去南方打工。

我是偷偷走的。我找邻居借了200块钱,然后跟妈妈谎称去某同学家玩,买了几斤苹果,提着简单的行李登上了绿皮火车。

走出广州火车站就懵了——我分不清东南西北,也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去。有个小混混见我是只菜鸟,便毫不客气地将手伸进我的上衣口袋,将几十块钱拿走了。

那时我很胆小,在这举目无亲的广州,我不知道怎么应对这事。我没有反抗意识,也没有报警的想法。我愣了一刻钟,决定忍气吞声。随后,我暗自庆幸:幸好出门时将钱分开两个地方放,否则将身无分文。

我又想了一会,决定先就近找个便宜的旅店住下来,明天开始找工作。

那时房地产还没热起来,我虽然是建筑类专业,但没有工作经验,所以找不到合适的工作。我在广州的才市场转了几天,始终无人问津。见盘缠快花光,我决定去东莞投奔打工的表姐。我拿着信封,几经周折找到那家工厂,发现她早已跳槽。

我终于流落街头。那时我终于明白什么叫举目无亲。在那个漫漫长夜里,我不禁忿忿:难道这是上天对我的考验?

是的,一定是考验!我靠着这样的意念拖着疲惫的脚步倔强地穿行在东莞的大街小巷。可惜两天时间很快又过去了,工作还是没有影子。眼见当初离家时买来当饭吃的那兜苹果已经腐烂变质,再不回家就要变成他乡饿鬼,我只得打道回府。

在回家的绿皮火车上,听着阿姨推着餐车在嘈杂的车厢里来来回回不停地喊:盒饭五块!盒饭五块!听着自己肠胃奄奄一息地悲鸣声,我很想跟她讲价,让她将五元一盒的饭三元卖给我。可自尊心作怪,我始终张不开嘴。那阿姨又从头到尾走了两个来回,见最后一个被压扁的盒饭实在卖不掉,就喊,盒饭便宜卖三块!我这才抑制着内心的狂喜,买下那份盒饭。

我看着眼前鲜红的辣萝卜丁、焦黄色白菜和淡黄色糙米饭——这简直是天底下最美的晚餐!

回到家,怕父母难过,我也不敢说这些天的遭遇。妈妈见我瘦了,便问我是不是生病了?我说没事。妈妈便没再深问。

呆在家里,我无所事事,父母整日忧心忡忡。

后来,我一咬牙去了大山深处某建筑工地给私人老板当力工。每天干拉斗车、浇混凝土的力气活,住在低矮的石棉瓦工棚里——小小的鸽笼里搭着上下两层通铺,住着几十个工友。

很快,工地上都知道有个学建筑的毕业生做力工。有些人用好奇的眼光审视着我,当然,其中不乏有鄙视的成分。好在,我是农民的儿子,从小干体力活,力气活难不倒我。时间久了,我也学会了绑钢筋、砌砖抹灰等技术活。

我的心态很好,跟工友处得都不错。那些带班班长和老师傅一来想试试我的能耐,二来也的确想帮帮我,便有意安排一些相对轻松的技术活给我做,例如钢筋抽料、放样、制作,测量放线等。这些活需要专业知识,而我的专业知识学得不错,因此很快上手,渐渐得到了大家的认可,也引起了老板的注意。

两年后,长期跟着老板干的那位技术员生病了,需要长期住院治疗,老板便让我担任了技术员。说是技术员,其实是“万能员”——准确说,技术员要身兼钢筋抽料员、预算员、测量放线员、安全员、资料员和技术员六职。

我有些措手不及。但我的专业基础知识很扎实,再加上是个轻易不服输的人,所以也不推辞。

现场的事情我已经干了两年,看也看会了。难的是资料、预算等内业方面的事情,这是我以前从没接触过的——我便找来以前的竣工、结算资料作样板,认真阅读和揣摩,很快就得心应手了。

当时电脑还没普及,计算软件也没开发出来,所有的预、结算都用手工抄写,用计算器计算。因为负责的事情多,工作量大,我白天管现场施工,夜间做资料、搞预算,除了睡觉,我像陀螺般转个不停。

这样的日子我坚持了两年。虽然很辛苦,但能力得到提升。我干的活不少,可老板很抠门,始终只给我工人的工资标准,也就是三十块钱一天,按天计酬。虽然我有些不满,但想想老板对我也算是有知遇之恩,便忍了。

后来,这个老板收山不干了,我便跟着另外一位私人老板去北京干了两年。

时间到了2002年,算算毕业已经7个年头了。这七年中我做力工三年,做管理人员四年。看看存折上的数字,还没过四位数字,仅够还读书借的最后一笔债。我觉得自己该学的东西学得差不多了,跟私人老板干实在看不到前景,便决定到更广阔的天地里去找找机会。

2002年11月份,时隔七年我又一次来到了广州。这时,我弟弟在广州某工厂打工,他可以给我提供食宿,我不用像七年前那么凄惨了。

某天,我在报纸上看到J园林公司的招聘信息,便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投了一份简历。过了两天,对方通知我去面试。结果面试顺利通过,我被派去梅州项目担任园建施工员。

到梅州不久,我发现一位刚从学校毕业的见习施工员的工资是1200元每月,而我才只有1000(我在北京时工资是2500,跟公司谈工资时没经验,表示接受公司的薪酬标准)。很显然,老板欺负我是外地人——土建与园建工作内容并没有太大差别,以我当时的能力和资历担任园建施工员绰绰有余,却给我比刚毕业学生都不如的待遇,实在是太过分了!我便有了辞职的念头。

但经过慎重考虑后我放弃了辞职的打算。因为我明白,无论去哪里求职,对方都会视能力和为企业创造的价值来定我的薪水——与其花费大量时间去寻找高薪,不如提高自己的能力,让高薪主动找我!

于是我留下了,并虚心向同事学习。很快,我掌握了除园建知识以外的绿化、水电等园林包含的所有专业知识。一年后,项目经理升职回公司总部。他见我工作认真负责,人也诚实、稳重,综合能力很强,便推荐我接替他的位置(至今我们仍是朋友,保持着联系)。这样我便无意中晋升成项目经理。

做了项目经理后,我对工作更上心,项目质量、进度都很好,多次受到甲方表扬。两年项目经理岗经历,让我掌握了园林施工中方方面面知识——实现了从建筑到园林的跨行业发展。

我担任项目经理期间,老板为了节省管理费,安排刚毕业的学生给我带,并把资料员调走了。这样一来,资料员的工作也由我承担,我的工作压力很大,白天管施工,晚上加班做资料。我们的办公室正好在甲方老板家对面,他见我每天都加班到很晚,对我很赏识,经常在我老板面前夸奖我,让老板给我加薪。老板嘴上敷衍着并不当真。后来甲方老板直接给我发放了奖金和荣誉证书。我决定离开J园林公司时,甲方老板邀请我去他的公司上班,但我拒绝了。

2005年至2009年四年间,我先后去了三家园林公司和一家地产公司,都因各种原因离开了。

2009年,我去了一家大型园林公司,任项目经理。入职后,被派去了重庆项目。这是个不受欢迎的项目——质量要求高、单价低、工期紧,且施工期正逢雨季,现场施工条件很差。我到重庆后,立刻组建项目管理团队,迅速作好各项施工准备工作,并很快进入施工实施阶段。这个工程完工后,获得甲方高度认可,并被中国风景园林学会评为金奖,本人也凭借这个项目获得优秀项目经理称号。

这个项目竣工后,甲方将后期工程直接委托给我司施工。很快,公司顺利打开了重庆市场。

鉴于我在重庆市场的卓越表现,公司于2010下半年调我去河南开拓市场,2012年调我去成都开拓市场,2013年又调我去西安开拓市场。在我的努力下,各地市场都顺利打开,业务稳健发展。

2014年,我的职位已经晋升到成都分公司兼西安分公司副总经理,这时,公司已经上市两年了。

2014年4月,公司在某省签订了一个总造价十多亿的市政项目。这是公司有史以来最大一单业务,也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市政项目。

当得知我在2005年曾经担任过广州某市政项目负责人后如获至宝,他们一致同意让我担任该项目负责人,授权我以项目总工程师的身份操盘,并破例给我分公司总经理待遇。至此,我用了十五年时间,完成了由力工到总工的转身,跻身于上市公司高管行列。

需要说明的是:

一、我走后,W接替了我项目经理职位。

二、若干年后,J公司越做越小,为了维持经营老板只好到我任职的公司做设计合伙人,成了我下级。

回顾这么多年的职业生涯,我得出了一个被反复证实的结论:吃亏是福。在我的职业生涯中,我总是处于吃亏状态。

第一次吃亏是给私人老板当技术员,身兼六职却只领一名工人的薪水;第二次吃亏是在J园林公司,做施工员却拿比见习施工员还低的薪水,做项目经理却拿比施工员还低的薪水;第三次是在某上市公司,总拿我当开荒牛使。

可我静下心来算了一笔账:15年前,我做力工,每天收入15块;15年后,我做总工,每天收入1500块。仔细分析,发现我每次都看似吃了大亏,实则每次都占了大便宜。因为每吃一次“大亏”,我的能力、见识、胸襟都得到一次质的飞跃!

这让我想起毕业时班主任给我写的留言:当功夫下到深处时,你将发现所有的梦想都将一一实现!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激动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相关阅读
关键词: 公司 吃亏 工资 增长
责任编辑:实习生马原欣

联系电话:029-89321981 新闻热线:029-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:029-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:news@ishaanxi.com 客服QQ:599151050

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国新网 6112016001 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 ishaanx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陕ICP备05003022号-2